至愛的汝:
沒有我的日子,在過去的時光,妳曾想過嗎?
沒有妳的日子,對我來說無比痛苦、煎熬、傷心、難過,我真的不願痴痴念念思慕妳,卻必須忍耐見不到妳的苦,對妳的思念愈來愈深、愈來愈濃,像有把錐子插在心中攪刺,二十四小時都不得不感受到。
我曾經數度次次問妳,妳是我的真命天女嗎?還記得妳嘲笑我,不願鬆口回答是,而我忍不住抱妳使盡撒嬌,啊!是嘛!是嘛!妳當時莫可奈何回答,我是妳的真命天女。這句話,始終在我腦海打轉迴盪。
夜深人靜在空無一人房裡,我輾轉難眠,躺在床上總懷念曾躺在身邊妳的身影,那暖進我心的體溫,熟睡時起起伏伏的身軀,妳總愛睡左邊再面向右邊側睡,而我也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我躺在右邊時,就希望妳躺在左邊面向我。
汝,我問自已千萬遍,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斷思考想著,總是沒有答案,可為什麼,會有那麼一天,妳會不在我身邊了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天呢?
我們明明有那麼多美好回憶,可妳卻能夠說走就走,消失在我眼前。當時我有多麼希望叫住身影愈來愈小的妳,我真的在心裡不斷喃喃祈禱,回頭好不好,為了我回頭走到我面前抱我,拜托。我真的好後悔當時沒有喊出聲,眼睜睜看妳離開留下我一個人。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嗎?我從來沒有忘過,即使過再久時間,相信就算到了我白髮蒼蒼、彎駝著背、滿口假牙、一臉皺紋,也許還杵著柺杖……就算到了那個時候,我也不會忘記。
妳看我的攝影寫真作品,欣然微笑,那如同彎月的眉毛,小巧迷人的梨窩和閃閃發亮的眼睛:「妳照片拍的真美。」
我在那刻醉倒了,有股暖流由全身四處竄流到心臟,欣然接受妳的讚美,完全沐浴其中,那是無比珍貴的一刻,畢竟妳是第一百個如此稱讚我作品的人。實在值得我留下記錄和紀念。
我不知道自已希望怎樣,有時想妳會不自主發笑,有時想妳又會悲傷,那些快樂的時光,讓我無法承受沒有妳的日子,我想念妳每回叫喚我的音調,可現在卻像遠方的回音,時常無預警跑進腦海。我想念妳在我耳邊喘氣,全身赤裸帶些汗水緊緊抱著我,我想念每回與妳交歡纏綿的時光,妳的肌膚光滑細緻又柔軟,妳既敏感又熱情,喜歡在我背上磨蹭又喜歡和我兩腳交錯夾蹭,妳每回高潮前,總會不由自主露出笑容,朦朦朧朧看我,握我的手背,帶領到妳最想被觸碰的部位,小腿以上,大腿以下,還是內側。
有一次我在妳高潮前,看妳呻吟模樣:「我愛妳。」那是我第一次這麼說,妳嚇一跳慌亂手腳,每次想到那刻,我都會笑出來。當時妳撐坐害羞低頭,由額頭往後撫過長髮,極小聲:「再說一次。」
當時我抬起妳下巴,非常肯定和堅定又說一次:「我愛妳。」
妳整張臉都紅了抱住我,臉埋進我胸前。那晚我沒有讓妳達到高潮,因為妳說,想就這樣抱著我整晚,因為我的心跳是妳聽過最美的聲音。妳的確是這樣說的啊!
我應該停止想妳的對吧?我應該振作起來,好好過沒有妳的生活,妳是這樣希望的嗎?好幾次,我試著努力、用力、咬牙切齒不去想妳,可是還是失敗了,一覺到天亮,沒有妳由身後抱我,臉埋進我長髮含糊叫喚,那讓我不知道怎麼展開全新的一天,過去的每一天都充滿希望和期盼的啊!
我總是捨不得和妳爭執,可是妳就是覺得我怎麼說也說不聽,妳說衣服要這樣摺才對,常常在我面前摺一次又一次,可我老是會忘記,還將衣櫃塞得亂七八糟。妳不喜歡我洗完杯子老是忘記要反蓋讓它滴水,讓妳每次要用杯子都還倒的出水。妳不喜歡我拆信拆帳單,看一看就丟在那邊忘了它的存在,有時還超過繳費期限,連有重要的信也沒跟妳說。妳不喜歡我東西用一用就亂放亂擺,總是不物歸原主放回原來位置,讓妳常常找東西要找很久,問我總是得到不知道的答案。妳不喜歡我東西用完不會主動換新的,洗澡洗到一半沐浴乳沒了,伸手要拿衛生紙沒了,化妝綿只剩空盒,衛生綿只剩外包裝,裡面空空的一片也沒有。妳不喜歡我看電視轉來轉去,還喜歡看到廣告就轉台,害妳每次要我轉回來時都錯過精彩片段。妳不喜歡我逛街總喜歡比價,一間兩間三間找著看著一樣的東西,才決定要買哪一間,浪費妳的時間。妳不喜歡我總是不小心買太多份量的食物,常常一頓飯下來,還剩下不少浪費食物。妳不喜歡我和朋友聚餐,總搶著付帳,阿沙力請了一次又一次,妳覺得我不用做到這樣。妳不喜歡我打掃吹毛求疪,一定要連地上一根頭髮或是一點灰塵也不放過。妳不喜歡我總看天氣晴朗,就拉著妳往外跑,呼吸新鮮空氣,而妳不過想賴在沙發什麼也不做,享受時光。
我只是想問妳,我現在改還來的及嗎?
梁盈婷停下書寫,無精打采趴桌,連握筆的心情也沒有了,鬆手悵然看前面,愁眉不展嘆氣。幾分鐘一動也不動,像失去所有力氣,良久勉強坐起伸展挺直,失魂落魄起身,倒躺床舖,如往昔自然躺在右側,留下左側。
昏昏沉沉睡著,做著夢有些許畫面又很模糊,幾度翻身坐起,搔搔凌亂長髮,瞥附鬧鐘檯燈皺眉。以為睡了許久沒想到才十五分鐘,這會已沒半點睡意。
抓揪衣服聞嗅,皺眉拉扯往上脫下,滑爬下床脫個精光,隨手丟進衣籃,決定洗澡輕鬆一下。
梁盈婷慢吞吞沒半點精神,一個澡洗得良久,梳整吹乾的長髮,關吹風機,攤坐沙發。
不想回書桌繼續書寫,又不由自主思念魂牽夢縈的葉欣汝。
梁盈婷抿嘴慵懶起身,無力抓來斜推一角的日記本和筆,彈坐沙發盤坐,攤放沙發椅把,傾斜書寫滿腹心情。速度不像先前快速,慢慢的帶些無奈,看似面無表情又不時流露哀傷。
夜幕低垂月亮高掛,天色早暗下來。梁盈婷並沒有停下,直到聽到細小騷動驚動一下,日記寫到一半擺放身後,隨手丟筆,飛也似衝出去,玄關果不其然大門正開啟。
梁盈婷兩眼閃閃發光燦爛笑容,葉欣汝揹提袋、提拿行李和手提袋,梁盈婷按捺不住撲抱痴笑,葉欣汝欣然微笑,親吻粉嫩紅唇:「這兩天有沒有乖乖的?」
梁盈婷眉開眼笑連續點頭,迫不及待拉進門,抱行李和袋子:「我超乖的,兩天就拍了五組婚紗照,還當合事佬呢。」
葉欣汝微笑點頭,梁盈婷滿腹的話一吐為快,葉欣汝隨手放下東西,梁盈婷眉飛色舞說其中一對新人,拍婚紗照過程失合大吵,說多不愉快就有多不愉快,差點把攝影棚掀了,另一對更誇張,兩名男人不顧家人反對,硬要辦場有名無實的婚禮,婚紗照拍到一半,兩邊家長追殺過來,當場大打出手,梁盈婷口沫橫飛、竭盡所能、繪聲繪影。
廚房葉欣汝荼盤拿杯,自然往水槽傾倒出水,調理檯泡兩杯荼,梁盈婷眉開眼笑完全停不下來,客廳葉欣汝坐下,梁盈婷快速過來挪坐,葉欣汝沒有插話的機會,喝幾口熱荼點頭微笑,梁盈婷仍神采飛揚、淘淘不絕,葉欣汝笑咪咪,晃動精美緞帶禮品袋,梁盈婷兩眼發直。
葉欣汝微笑遞:「名產。」
「噢---」梁盈婷尾音上揚抱拿定眼一看,高舉兩手歡呼:「麻糬---」
葉欣汝眉開眼笑,梁盈婷興奮開蓋,指芝麻口味瞧過去,葉欣汝輕輕搖頭,梁盈婷抓花生口味麻糬湊近,葉欣汝咬一口接,梁盈婷整顆麻糬塞嘴滿足咀嚼,攤靠沙發枕靠肩膀,幸福甜蜜。
葉欣汝洗舒服的熱水澡,疲勞全部退散,穿柔絲性感睡衣,精神煥發由滿是熱氣的浴室出來,梁盈婷躺床全身蓋被,葉欣汝看一眼梳妝檯前坐下,拿一片化妝綿,按壓幾下大罐化妝水,前傾照鏡擦拭:「這兩天睡眠不足,我的皮膚都……」
床舖梁盈婷露出一顆頭,笑咪咪回應兩聲,葉欣汝兩手來回擦拭,起身到床邊要掀被,梁盈婷半張臉蓋在綿被下:「汝。」
葉欣汝微彎腰還未觸碰,歪頭看過去,梁盈婷嘻笑:「我好熱哦!」
葉欣汝眨眨眼站直走到床尾,輕撫嘴唇:「開冷氣?」
梁盈婷嘻笑搖頭:「幫人家拉開被子嘛!」
葉欣汝鼓起雙頰任其消氣,兩手各抓一角輕輕拉扯,下一秒發狂大笑,慢慢拉開抱拿,梁盈婷全身赤裸,脖間吊掛脆綠色長領帶,直直垂放小腹,腰際繫細長閃著亮片的青綠色皮帶,展示姿勢說多撩人就有多撩人,葉欣汝眼睛笑瞇一條線哈哈大笑,擺放床邊跪爬上床。
梁盈婷撐扶兩側,快速挪移湊近親吻粉嫩紅唇,熱情激吻,撫摸柔絲觸感極好的性感睡衣。葉欣汝眉開眼笑,低頭看一眼撲向前,梁盈婷順勢躺下,葉欣汝湊近親吻,兩手斜立撐扶,近距離相視而笑,梁盈婷咬咬下唇瞇眼,猛拋媚眼放送電波,葉欣汝失笑湊近,閉眼親吻粉嫩紅唇,兩片唇瓣產生磨擦,快活激昂吸含親吻,葉欣汝甩動長髮,由額頭往後撫過長髮,眼角餘光瞄日記本,日記本好整以暇攤擺還是攤開狀態,好奇:「剛寫日記?」
梁盈婷微撐起摟抱,葉欣汝挪移滑爬床邊,拉日記本,想一探究竟,梁盈婷厥嘴翻轉而過湊近柔聲:「愛愛了啦!」
葉欣汝傾斜趴伏,往前連翻好幾頁:「先看一下妳寫什麼嘛!」
梁盈婷翹嘴脫掀睡衣,葉欣汝配合動作,抬手移腳,梁盈婷順利褪去睡衣、底褲。葉欣汝哭笑不得轉頭繼續看。以為內容寫的會是方才說的工作發生的種種一切,沒想到……
葉欣汝抖動身軀放聲大笑,梁盈婷湊近,葉欣汝連翻兩頁,看過來無奈:「結婚旺季咩!」
此言似乎在回答那段:「汝,我問自已千萬遍,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斷思考想著,總是沒有答案,可為什麼,會有那麼一天,妳會不在我身邊了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天呢?」
「我又沒說什麼。」梁盈婷搔搔頭不服氣。
葉欣汝完全被點中笑穴,全然無法自已笑倒日記本,連看五頁後頭還有滿滿內容,至少十頁之多,確實沒說什麼,寫的可多著呢。
梁盈婷趴伏笑到發抖的身軀,左右搖擺撒嬌,葉欣汝大笑搖頭,明明是出去工作,為新婚新人拍攝婚紗照,被寫的一副拋家棄子似的。
梁盈婷輕撫裸背,低頭親吻一下一下又一下,葉欣汝良久止住大笑,合日記本擺放床邊櫃,轉身摟抱親吻,梁盈婷壓制,葉欣汝平躺,梁盈婷歪頭深吻,前前後後輕盈擺動,葉欣汝舒服難耐,兩腳交錯磨擦,撫摸嬌喘。
葉欣汝挪移擺動,挾抱大腿壓向膝蓋,梁盈婷膝蓋頂抵下體磨擦,葉欣汝興奮喘氣抬高下巴,梁盈婷湊近親吻下巴、脖子,葉欣汝推動,來回撫摸纖細滑順手臂。
梁盈婷搖搖擺擺,親吻吸吮高挺胸部,任憑領帶搔、撥、晃、挑逗、刺激。葉欣汝閉眼一臉渴望,突然被沒有溫度微涼的領帶挑逗的連縮好幾下又深深被搖晃移動的絲滑觸感惹得渾身發燙、慾火焚身。
梁盈婷探入緊合露出縫隙的大腿,搗弄濕潤不已下體,葉欣汝無法自已微張兩腿挺起下體。這番動作像鼓勵又像催促,梁盈婷三指指腹按壓揉轉下體,湊近親吻微張吐氣又不時呻吟的嘴唇,葉欣汝摟抱翻轉而過,蹭動擺動,梁盈婷輕撫裸肩,回應激動渴求熱吻,葉欣汝悶悶發聲,梁盈婷手指輕柔探入體內,葉欣汝顫抖一下,緊緊吸含嘴唇,好似這樣能阻擋些許湧現的快感。
梁盈婷舌尖挑逗唇瓣,手指緩慢行進沒半點規則,由輕到慢又突然愈發愈快,葉欣汝翻轉而過,往後倒仰連聲呻吟。梁盈婷看模樣,瞇眼咬下唇,小腹碰撞,手臂力道搖搖擺擺,葉欣汝體內波濤洶湧,大肆襲捲浪潮。
葉欣汝閉眼勉強睜開,眼皮還頻頻顫抖,朦朦朧朧:「我……喜歡……嗯嗯……妳今晚的穿扮!」
梁盈婷細長微笑,抓拾長條領帶,葉欣汝劇烈搖擺晃動,好不容易顫抖抓領帶,頓時鬆開撐扶,高抬下體,冗長又高昂:「啊---啊---」
梁盈婷動作一發不可收拾,葉欣汝面有難色,一次、兩次、三次高抬下體,換來更激烈的動作,梁盈婷看高潮擺動渾身打顫模樣,上前壓制,變得更加兇猛。
「啊!」葉欣汝沉重低沉呻吟,急促喘氣,推動肩膀,梁盈婷慢慢放慢,親吻兩胸,葉欣汝大口喘氣,梁盈婷輕撫滿足神情,一臉眷戀。
葉欣汝傾身撲抱,梁盈婷順勢躺下,葉欣汝趴伏身軀,一手自然擺放胸前,湊耳大肆喘氣。
梁盈婷輕盈撫摸肩頭長髮,摟抱起起伏伏動盪不安裸背,湊近蹭頭。
葉欣汝起伏不定許久才回覆些許平靜,往下滑移躺枕胸前,手指輕盈劃動乳暈,聆聽想了兩天的心跳,露出細長微笑。
梁盈婷瞧天花板,輕輕撫摸:「我真的想妳了。」
「我知道。」葉欣汝失笑抬頭。
梁盈婷嘟嘴:「妳有想我嗎?」
葉欣汝咬下唇靦腆笑容,轉頭看一旁,梁盈婷失望,葉欣汝低頭,臉埋進懷中,閃避炙熱目光,畢竟甜言蜜語或什麼心裡話,何其難開口。
梁盈婷不放棄抱坐,葉欣汝跨坐深情凝望,微笑抿嘴臉頰泛紅,幾秒鐘好不容易,極小聲:「我很想妳。」
梁盈婷眉開眼笑緊緊擁抱,左搖右晃嚷喊,一聲一聲又一聲千呼萬喚:「汝---汝---汝---汝---汝---」
葉欣汝下巴倚靠肩膀,臉頰磨蹭脖間,梁盈婷熱情親蜜叫喚,葉欣汝整張臉脹紅,耳根子發燙紅通通的。
梁盈婷感受回復往常平靜的心跳,這會又「砰、砰、砰」狂跳不已。
葉欣汝良久找回平靜,解開長領帶擺放一邊,湊近親吻嘴唇,解開皮帶丟至一旁撲抱,梁盈婷平躺,葉欣汝舌頭綿滑柔軟探繞,梁盈婷深吸一口氣,兩舌緊緊交纏,閉眼品嚐芳香甜美滋味。
葉欣汝搖搖擺擺,右手撫摸裸背,左手揉壓胸部,梁盈婷空檔喘息,葉欣汝低身親吻豐滿富有彈性的胸部,輕輕柔柔親吻點啄,出其不意含抿激凸乳尖,舌尖有一下沒一下。
梁盈婷興奮搖擺,葉欣汝撫摸背部而下,托臀搓揉,梁盈婷咬下唇微笑。葉欣汝抬頭瞧一眼,低頭親吻胸部緩慢而下,梁盈婷微皺眉頭,大腿內側微微打顫,親吻、撫摸、眼神、氣息甚至每一個動作,都讓梁盈婷呼吸急促、熱血沸騰。
葉欣汝大肆親吻、吸吮大腿內側,由定點輕輕柔柔到大範圍不著痕跡時重時輕,梁盈婷呼喊摀嘴,抬高下巴全然享受。
葉欣汝鼻頭、嘴唇上下左右觸碰親吻下體,梁盈婷禁不住刺激挑逗溢流不少愛液,葉欣汝湊近輕輕吸吮,梁盈婷無法自已揪抓床單,高分貝呻吟,夾雜急促喘氣,舒服又難耐搖擺,像擺脫不了,高挺上身,葉欣汝瞥一眼沒停下,輕捏撫摸胸部,舌頭探進體內,梁盈婷露出笑容歡愉出聲,舔舔嘴唇,眉語間皺摺逐漸消失。暢然快感瞬間湧現,承受不住緊緊挾抱,葉欣汝不甘示弱抓抱拉拖,梁盈婷有些吃驚,瞬間被往下拉抱,兩手往上伸展。
葉欣汝爬動趴伏身軀,親吻嘴唇,手指搗弄體下,梁盈婷想親吻卻無法自主,發出虛弱聲音,顫抖嘴唇無助看過來,葉欣汝欣然微笑,手指緩緩探入體內。
梁盈婷往上推床頭櫃,身子頓時下滑,這番動作讓手指完全深陷,明顯顫抖。體內緩緩行進深進又深出,梁盈婷全然招架不住挪移,抓握手腕,葉欣汝每回探出似要離開,那種隨時會失去的感覺,讓梁盈婷既難受又煎熬。
葉欣汝看深切渴望,改變手指動向,深深探入以手腕力道,左轉右轉又以掌力推碰,梁盈婷氣喘吁吁咬牙呻吟,葉欣汝湊近親吻、含吮泛汗珠的脖間。
梁盈婷渾身難受、慾火焚身,隨時支撐不住,翻轉縮動挪移不休,爬動逃躲攤軟無力,猛然縮頓好幾下,任何似逃跑行徑都馬上陷入五指山,完全逃竄不了、退無可退,連番打轉縮捲。
梁盈婷縮靠床頭櫃,枕頭、綿被早被掃落地面,體內敲響夾帶水聲,葉欣汝斜坐大肆侵襲,梁盈婷額間冒出汗水,勉強撐起完全攤軟的身子,無力爬靠。
葉欣汝頓時難以活動,手肘斜立撐扶跪直,再次激烈衝撞震動體內,猛烈侵蝕惹得梁盈婷連連縮頓幾下,抬臀左扭右擺。舒暢快感和接踵而來的高潮,有些斷斷續續有些沉長又激烈,梁盈婷摟抱腰際,於小腹大肆呼熱氣,嬌喘夾雜呻吟,渾身打顫,激動又亢奮急促喘氣,葉欣汝向後攤坐搖擺,震盪捲曲身軀,梁盈婷臉頰貼靠溫暖縮動小腹,捆抱互抓手腕,閉眼吸鼻。
梁盈婷猛然縮頓一下,捲曲成一團的身子明顯向後攤滑顫抖,漸漸往外往下伸展,葉欣汝放慢停下,前傾取濕紙巾。
梁盈婷力氣用盡已然鬆手,攤軟趴伏全身起起伏伏激烈喘氣,任憑長髮覆蓋整張臉。
葉欣汝濕紙巾溫柔擦拭,轉身丟進垃圾筒要撿枕頭、綿被,梁盈婷使出最後一絲力氣,氣弱於絲:「汝---」
「好!」葉欣汝抓枕頭一角拖拉上床,迅速揮牆開關「啪!」一聲關燈,快速躺好枕平摟抱入懷中。
梁盈婷側躺臂彎爬動,臉頰磨蹭脖間,葉欣汝輕柔撫摸裸背,梁盈婷在溫暖懷抱陷入熟睡。
葉欣汝由額頭往後撫過凌亂長髮,滿足微笑看安祥睡容,深深親吻額頭,歪傾撐抬九牛二虎之力勾撈綿被,拉整覆蓋幸福甜蜜相擁而眠。
END

    全站熱搜

    天際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