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西下黃沉沉街道,洪凱璇大步邁向前,語調輕快、淘淘不絕,半轉身斜背背包掏精美絨布首飾盒,吳心怡按奈不住催促,洪凱璇臉頰泛紅、扭扭捏捏不好意思開盒,鑽戒晶光閃閃,散發無比光茫,吳心怡眼睛為之一亮驚呼。
洪凱璇咬下唇,吳心怡好一會抬眼簾,洪凱璇不確定心急:「妳說星星會喜歡嗎?」
吳心怡大笑連連點頭,洪凱璇痴笑,害羞收放,撞來撞去、嘻嘻哈哈。
正式交往滿一千天,洪凱璇就想在這值得紀念和富涵意義的日子求婚。這麼多相戀的日子讓洪凱璇更確定自已心意,美好的未來彷彿就在眼前,腳步輕盈、神采飛揚、紅光滿面,吳心怡自然是受邀的見證人,不止陪伴練習準備台詞,更頻頻加油打氣,大大鼓舞。
同一時間,房間充滿情慾氛圍,兩副胴體緊緊交纏,眼神透著無限愛慾和渴望,歪頭親吻露齒微笑,交歡纏綿外還有訴諸不盡的話語。
郭雅婷鼻子左右輕柔蹭動右耳,細語綿綿,三言兩語逗得李茹星哈哈大笑,摟抱翻轉而過,嘻笑玩鬧,床舖因激情動作挪推移位。
洪凱璇鑰匙放桌,放下斜背背包,拉扯衣服,順順長髮,瞧精美絨布首飾盒,吳心怡大喇喇坐沙發,左腳斜放右腿,兩手臂往旁伸展,洪凱璇深深呼吸兩次,露出笑容咬下唇:「兩分鐘進來。」
吳心怡點頭挪移,洪凱璇呼出一口氣眨右眼,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微笑,
李茹星、郭雅婷盡情享受偷情快感、刺激,把握每一分每一秒,愛撫、親吻從來沒有間斷,交歡愈加激烈,李茹星斜趴伏,手指深深探進體內,大肆挑逗每一絲感官神經,郭雅婷放聲呻吟,縮動挾蹭,高挺上身,連聲叫喚,李茹星快速親吻,湊近任憑予取予求。
郭雅婷摟抱脖子拉抱向自已,李茹星大笑前傾趴伏,閉眼享受陶醉親吻,S字型扭動搖擺,郭雅婷興奮顫抖,嬌喘呼出陣陣熱氣,難耐又舒服連連親吻。
「星星---」洪凱璇開門進去,深刻笑容探頭探腦,瞬間像被雷打到,笑容、聲音盪然無存,精美絨布首飾盒摔至地面。
郭雅婷頻頻抬臀反向動作,欲更親蜜接觸,揉撫手臂往後揉抓飽滿圓渾翹臀,郭雅婷大大顫動高聲呻吟,睜眼微笑深情凝望,李茹星一臉享受,額頭貼靠額頭,前後擺盪更加一發不可收拾,郭雅婷抬手欲撫垂散脖間的長髮,瞬間轉頭,李茹星眨眼才要轉頭。
「Oh,shit!shit!shit---」郭雅婷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往後爬竄,拉扯綿被欲蓋赤裸身軀,李茹星轉頭見盛怒表情,擠眉弄眼,轉身攤坐,由額頭往後撫過長髮,無奈:「小璇。」
洪凱璇怒瞪李茹星,健步上前,抓住滑動的綿被,使勁拉扯大喊:「郭雅婷!妳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
郭雅婷驚嚇滑下床,緊抱綿被,仍被重推一把,李茹星看情勢不對,跪直伸長手臂阻止,洪凱璇怒斥:「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這麼愛妳。」
「事情不……」李茹星欲安撫,洪凱璇立刻縮手,半點也不想被碰到,還高舉右手,狠狠甩大耳光,眼淚同時滾滾流下,滿臉不敢相信。
李茹星眼冒金星、頭昏眼花,結結實實挨了一巴掌,撫摸發紅發燙臉頰,轉頭瞪過去,洪凱璇緊緊握拳,指:「馬上收拾妳的東西,滾!」
「我老早就受不了妳了。」
洪凱璇咬牙切齒、渾身發抖,李茹星滿不在乎彎腰撿衣,洪凱璇抬腳蹬床撲衝,郭雅婷驚慌失措放聲尖叫,抱綿被逃命衝出房,還差點與吳心怡撞個正著。
吳心怡觸目驚心、張目結舌腦中一片空白,洪凱璇淚流滿面看過來,吳心怡快步向前擁抱,洪凱璇放聲大哭,吳心怡摟抱緩慢移步坐下。
李茹星好不容易穿戴整齊,慢吞吞收拾東西。吳心怡看了就有氣,洪凱璇全身發抖號淘大哭,吳心怡心頭糾結成一團。
李茹星抱滿滿東西站在面前,吳心怡惡狠狠怒瞪:「還不走,要我打妳一頓啊!」
李茹星翻翻白眼,指:「我的。」
吳心怡嘆一口氣,往前挪坐抓抱枕大力丟過去:「快走,不要讓我們再看到妳。」
李茹星被丟個正著退一步,抿抿嘴蹲下撿,甩動長髮轉身,看一眼地板精美絨布的首飾盒,眨眼大步離開,沒半點留戀。
吳心怡看滿目瘡痍房間,長聲嘆氣,洪凱璇合并兩膝摀臉痛哭,吳心怡撫托暈眩頭顱,頻頻搖頭嘆氣。
在洪凱璇的地方、在洪凱璇的床上還和洪凱璇前女友,任誰都受不了吧!吳心怡輕撫顫抖身軀,滿臉不捨。

「當初妳說雅婷勾引妳時,我還不相信……為什麼偏偏是她,為什麼偏偏是她,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她要這樣跟我糾纏不清,專挑我身邊的人下手,連星星……連星星也……我是多麼的愛她,想與她共普美好的未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洪凱璇悲泣痛哭,連日在吳心怡耳邊迴盪,那是多麼痛徹心扉、多麼悲傷欲絕。
吳心怡長嘆一口氣,眼睜睜看洪凱璇由哭個不停到行屍走肉,什麼也不想做、什麼也不想說,大半時間都躺床一動也不動。
吳心怡進房看背影,心疼極了,替洪凱璇退掉戒指的錢還原封不動躺桌,一躺就是大半個月,嘆氣無奈走向前,盤腿而坐,瞧好一會側躺,輕撫肩膀:「嘿,買了妳愛吃的,多少吃一點。」
洪凱璇輕輕搖頭,像是已經給了最大的回應,接下來沒多少理采,失魂落魄含淚。與李茹星之間的種種一切還歷歷在目,甚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又為什麼會開始,與郭雅婷之間的種種一切更是歷歷在目難以忘懷,那是一場惡夢,讓洪凱璇不知道費了多大功夫、花了多久時間才出傷痛。
洪凱璇這一失戀,就像連吳心怡也失戀了,朋友、同事都明顯感受低氣壓和悲傷失意。幾度次次想拉出門,寧願洪凱璇大玩特玩喝個爛醉好好發洩,也不想看洪凱璇關房窩床,生無可戀。
吳心怡什麼方法都用盡了,柔性、硬性,來軟的用強的,通通行不通,光是看憔悴到不行、絕望到極點的模樣,滿是心疼。
辦公桌前,吳心怡大大嘆氣摀面,范佳樺拉椅坐下:「小璇怎麼樣了?」
吳心怡百般無奈搖頭,范佳樺嘆氣,左腳翹放右腿,手肘斜立托下巴,吳心怡愁容滿面,失落縮靠椅背,兩手攤放大腿,范佳樺咬咬下唇撞過去,吳心怡放空的眼神移到臉蛋,范佳樺聳肩:「趁這個機會告白?」
吳心怡皺眉不敢相信:「別鬧了。」
范佳樺滑移向前,兩手橫擺桌:「妳都喜歡她這麼久了,不趁這時候又要等到什麼時候。」
「現在真的不是什麼好時候。」
范佳樺搖頭勾動下巴:「我可不這麼想,一段悲慘的愛情,要用一段新的戀情來平復,別說小璇上次不是這樣。」
吳心怡閉眼嘆氣:「那也不會是我。」
范佳樺不解:「妳就這麼篤定?」
吳心怡嘆氣,斜靠椅背:「她不會喜歡我的。」
范佳樺眨眼,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微笑:「如果她不知道是妳呢?」
「哈哈。」吳心怡推過去無奈苦笑,沒半點心情自顧自起身離開,范佳樺不放棄跟過去,說個沒完,而說來說去,總不忘加那麼一句:「這是為了小璇好,再這樣下去,她怎麼辦?」
下午工作,吳心怡不停想,想要洪凱璇能打起精神有所起色,而不是繼續過這樣的生活,做錯事的人明明不是洪凱璇,卻是洪凱璇承受最大苦痛,這真的太不公平了,可是如果不知道是她,那又情何以堪?
晚上無奈結束通話,那有氣無力的聲音和總是無精打采的樣子,讓書桌前吳心怡開機,空白WORD文書檔寫滿滿思緒。
第二天范佳樺湊過來追問,吳心怡無奈聳聳肩,表示昨晚寫了一封信,范佳樺興奮坐下吵著要看,吳心怡瞥一眼,自顧自準備工作,范佳樺別別嘴:「快寄給她。」
吳心怡眨眼,還沒下定決心,范佳樺湊得無比近誇張:「等著妳救命呢!」
吳心怡失笑推臉:「我等會寄。」
范佳樺點頭轉身離開揮手,吳心怡看離開背影抿抿嘴,點開瀏覽器連上Facebook登入帳號,猶豫不決才決定放棄,主管叫喚:「開會了。」
吳心怡楞一下,看螢幕心一橫,透過私信傳送,沒有遲疑起身拿資料,快步進會議室。寄出去那一刻,一顆心懸著掛著,想像收到會做何感想,到底會做何感想?
吳心怡按捺不住,三不五時盯Facebook信件匣,怎麼等都等不到一個打勾符號及顯示幾點幾分已讀,不知不覺下班,回家仍坐電腦前發呆,除了盯著看還是盯著看,最後播打電話關心,雖然很想說更想問,但話語就是哽在喉間怎麼也發不出來,直到結束通話,只能嘆氣看手機,靜靜默默等待。
第二天仍是沒有回應及顯示已讀,吳心怡心亂如麻簡直快瘋了,甚至後悔內容,又怕沒有好結果還帶來反效果,滿滿負面情緒和胡思亂想,連午餐都沒有胃口,更多的仍是擔心洪凱璇始終沒有好轉的跡像。
范佳樺牛奶放桌,吳心怡抬頭,范佳樺抬下巴:「她看了嗎?」
吳心怡苦著一張臉搖搖頭,范佳樺為難好奇:「最近有更新動態嗎?」
吳心怡吸管插進牛奶瓶吸含,右手按滑鼠,顯然這一個月,洪凱璇都沒有發佈任何動態,感情狀況仍舊:「強力放閃中,就是熱戀,怎樣!」
過去時光,洪凱璇總瘋狂洗版,三不五時,就連半夜也不放過任何朋友,親蜜合照一張一張又一張,像有炫耀不完的甜蜜,而如今那一張張甜死人不償命的照片顯得諷斥極了,甜蜜幸福笑容,快樂大笑模樣,變成過去,再也不會回來了。
光是幾張洪凱璇、李茹星親蜜合照,就讓吳心怡眼眶泛淚,真的很替洪凱璇不值!更有滿滿不捨,范佳樺悲傷,移動滑鼠關掉,湊靠:「今晚聚餐把她拖出來。」
吳心怡閉眼輕輕點頭,真的再也不想看到洪凱璇現在這個樣子。
一樣的姿勢一樣的失魂落魄,吳心怡兩手叉腰猛然彈跳上床,床舖大大震動,而儼然心已死去的洪凱璇仍舊不動如山,吳心怡長嘆氣,爬坐向前輕柔撫摸:「嘿,妳還好嗎?」
洪凱璇閉眼像沒聽到,好一會:「沒死。」
吳心怡翻白眼不悅踼踩過去:「沒死就快給我起來,大家都在等妳耶!」
洪凱璇有氣無力往後揮動,沒半點聲音,真的半點也沒有,吳心怡徑自拉枕,直直立起倒靠:「妳真的要這樣?」
「妳就不要管我了。」洪凱璇平躺,手臂橫擺額頭嘆氣,兩眼滿是血絲和疲憊,就像沒有睡過一場好覺,吳心怡滿臉心疼,洪凱璇看過來:「讓我死掉算了。」
吳心怡閉眼:「妳以為妳想死就能死?我們這群姊妹才不同意。」
洪凱璇鼓起右頰任其消氣,輕撫光滑大腿:「妳寫份同意書,叫大家簽名。」
「哈哈。」吳心怡撥開:「我第一個不同意。」
洪凱璇扁扁嘴,眼眶泛淚,不能接受都這麼可憐了還被拒絕,吳心怡哪裡理會,翻整疊信件:「幫妳拿信進來了,帳單自已繳哦!我可不會幫妳繳。」
「放著放著,我會去繳。」洪凱璇哀怨揮手,翻轉而過,回復本來姿勢側躺背對,吳心怡看一眼咬咬牙,帳單擺放床頭櫃,拿粉色信封有些遲疑,硬著頭皮佯裝吃驚:「有一封寫給妳的信耶!」
「嗯。」洪凱璇冷淡,吳心怡湊靠,信封拍打肩膀:「不打開看看嗎?」
洪凱璇皺眉頭煩燥:「廣告信啦。」
吳心怡別別嘴輕聲:「寫給Tina的。」
洪凱璇一動也不動不想理會,吳心怡咧嘴咬牙,擺放面前大聲:「寫給Tina的。」
「吼!怡啊!」洪凱璇不耐煩大力揮開,受不了這樣的煩、這樣的吵,現在只想安靜的崩潰,最好順便就死了,一切就一了百了,什麼都不用煩、不用想,再也不用承受了。
信直接被掃到地板,吳心怡失落仍是起精神,全身趴壓,洪凱璇不滿號叫,吳心怡傾斜撿信拍撫兩下,攤靠直立枕頭,搖搖晃晃:「妳不看,我幫妳看。」
洪凱璇點頭同意,吳心怡輕盈撕開貼紙,拿出摺疊的信件,抿抿嘴,大呼小叫:「是情書,是情書耶!」
「是情書,是情書啦!」吳心怡使勁賣力搖晃,樂壞了。
洪凱璇憤怒睜眼,看由上往下倒看過的笑臉,手背大力拍打過去,吳心怡哀號爬下來,撫摸被拍響的額頭,搓撫好幾下,哀怨:「不看哦!」
吳心怡等一會沒回應,自顧自:「我看看,我看看寫什麼哦---」
「哦---」吳心怡尾音上揚,隨後嘻笑,瞥一眼:「耶!妳有神秘粉絲哦!我唸給妳聽。」
吳心怡探頭看一眼,搔搔後腦勺,清清喉嚨:「親愛的Tina:妳好嗎?相信妳收到這封信一定很意外,我也一直在想這樣好不好?對不對?可不可以?但我滿腹的思慕已經不容許我再繼續默不作聲,從第一次見到妳,我就無法自主、無時無刻想起妳,與妳的每次接觸都讓我興奮開心,只因妳在我心目……」
洪凱璇睜眼不解:「誰寫的。」
吳心怡眨眼,大動作翻好幾頁信紙:「署名琳達。」
洪凱璇皺眉:「我不認識什麼琳達。」
吳心怡嘻笑:「可是她說她認識妳啊。」
「我不認識什麼琳達。」洪凱璇坐起看過來:「寄錯的吧!」
吳心怡眨眼遞信封,洪凱璇翻看,地址確實是她家,不解看過去,吳心怡探頭:「沒寫地址也沒有郵票郵戳,會不會住附近!」
洪凱璇放下信封又躺下,吳心怡抿抿嘴,自顧自唸還一邊痴痴笑,這會唸到:「吾愛吾君吾心所歸……」
洪凱璇按捺不住,坐起搶過來,順手移枕,攤靠直立枕頭,靜靜默默,那似乎是一首情詩,吳心怡兩手撫靠膝蓋,直瞧側臉,洪凱璇沒有任何表情、半點情緒,不一會放下信紙,看第二頁,直到全部看完,吳心怡仍舊不知道有什麼感覺。
餐廳吳心怡迎面走來,眾多姊妹探頭探腦,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吳心怡輕輕搖頭,所有人難掩失落,這次依舊沒能拖洪凱璇出來。

洪凱璇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是的,從那一天抓姦在床後,真的沒有一天好眠,閉眼就看到那一天的情景,李茹星在郭雅婷身上逍遙快活,神情是那麼愉悅,全身流著珍珠般的汗水,長髮微濕,在郭雅婷體內的手指竟然還快速抽動。
而李茹星、洪凱璇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床事了,確實有幾次求歡不成,漸漸習慣了,李茹星不提,洪凱璇也就不做,可一直以為,真的以為只是工作生活壓力大,實在沒有心情,沒想到卻在別人身上……那個人還是郭雅婷。
洪凱璇想破頭也不知道,李茹星、郭雅婷是什麼時候認識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背地偷情,瞞著她、騙著她,而她就像傻瓜被蒙在鼓裡,想得盡是她們的將來,如何讓關係更好、更棒、更開心更……
洪凱璇擦拭淚水,激動顫抖,實在不可原諒更無法接受,光想到郭雅婷就氣憤發抖,從認識那刻,郭雅婷完美到不行,讓洪凱璇快速無法自拔的深陷,還為了郭雅婷與好姊妹們數次鬧得不可開交一度絕裂,除了吳心怡還有好幾個姊妹都遇到一樣的事,郭雅婷根本就是淫蕩的賤女人,表面與她甜蜜恩愛,孰不知背地裡卻想搞遍她身邊所有女人,她們可不全是單身呢!竟然還有成功的,雖然大部分都失敗了,可是真相是可怕、是殘酷、是要命的,要不是有鐵一般的事實和親眼目睹,真的打死也不相信,郭雅婷會這樣對她。
洪凱璇嘆氣看漆黑天花板,沉思一會眨眼,爬坐開檯燈,拉開床邊櫃抽屜取信,剛想到其中幾段話,挪移斜坐讀,露出溫和笑容,發出輕輕笑聲,撫過嘴唇,反覆唸那首情詩,直到信尾,最後一段話:「一開始我以為是我看錯了,直到三番兩次確定,才發現不爭的事實,妳笑起來好可愛哦!很療癒人心。」
洪凱璇眨眼歪頭想想,放下信紙開燈,掀被下床,梳妝檯前笑得很可怕,湊鏡再次笑得很可怕,瞇眼看一旁,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可愛,畢竟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可以讓洪凱璇露出笑容。
洪凱璇嘆氣坐床,輕柔收信摺疊,直覺筆跡俐落優美,關燈收進抽屜,倒躺手臂橫擺額頭,喃喃想:「琳達?」

吳心怡整夜失眠機乎發瘋,送出信後就無法停止胡思亂想,還開始後悔,要是幫不了洪凱璇還造成反效果,豈不是全是她害的?畢竟洪凱璇可是連續遭受情傷的人啊!現在再次是感情的事,說不定會造成二次傷害,可能是更大的刺激也說不定。郭雅婷可是讓洪凱璇有好一陣子患有妄想症,無法相信任何人、事、物,二十四小時猜忌懷疑,然後心驚膽跳誰又要挑撥離間,傷害她和她的朋友,任何風吹草動都讓她反應激烈。
李茹星是洪凱璇這輩子付出最多對過最好的女人,那天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求婚可是洪凱璇朝思慕想,不止存了好久的錢,捨不得花、捨不得買、捨不得吃,通通忍下來,只為買一顆李茹星會心動、會喜歡、願意戴的鑽戒,婚姻也是在交往滿兩年,讓洪凱璇無法停止想的,這些幻想總在電話、在身邊說個不停,甚至還談到更長遠的渡蜜月以及領養小孩或借精生子。
因為李茹星真的好喜歡小孩,還三番兩次約洪凱璇到育幼院當義工、志工,與小孩子玩一整天還樂此不彼,洪凱璇喜歡那樣的李茹星,還有好多時候的李茹星,喜歡到想和李茹星攜手未來。
抓姦在床那一幕洪凱璇肯定忘不掉,而吳心怡自然也心有餘忌,那是做夢也沒想到會遇到的事,老實說被嚇壞了,打從出娘始到現在,還是第一次遇到,後來跟姊妹們談此事還被大罵,竟然就這樣放走郭雅婷,而不是攬下來痛打一頓,狠狠教訓,當時吳心怡只能低頭,真的垂得很低不發一語,因為她被嚇得動彈不得,連攬下都做不了,不是她不做,是她無能。
下班時間吳心怡精疲力盡趴桌,不完全是工作讓吳心怡累壞了,更多的是那些胡思亂想和擔憂不安再加上恐慌徬徨,總之種種感受,都讓吳心怡好想好想真的好想釋放。
范佳樺倚靠辦公桌隔板,兩手叉腰,不免猜疑:「被拒絕了?」
吳心怡嚇了一跳看過來,范佳樺直勾勾盯,吳心怡別嘴:「我不知道。」
范佳樺失笑,吳心怡無奈起身斜背手提袋出辦公室。

吳心怡難免退縮、難免害怕,就算無限關心、深切愛慕,也無法再出現,通通電話還是有的,就是想問又不敢問、想說又不敢說,至於問些什麼、說些什麼,心裡也沒有底,電腦前再次發呆。
吳心怡空閒時間關心有沒有好好吃飯,心情好一點了嗎?還是什麼都不想做,連覺也睡不好嗎?拿整疊資料回座位,同事穿外套一副要外出,吳心怡快速放下,拿信上前:「妳要去郵局嗎?」
「對啊!」
吳心怡微笑,雙手遞信:「可以順便幫我寄嗎?」
「好哇!」同事自然接收,揮手抱公事包離開,吳心怡搔額,漫不經心回座位,還有滿滿工作卻力不從心。
聚會從來不曾減少,而洪凱璇不出席,讓大家更時常聚首,盼望能早日看到洪凱璇出來的一天。騎樓吳心怡與媽媽話家長,才結束通話,溫暖微笑,看未接來電,快速滑手機,那通未接來電是洪凱璇打來的,正按播出,洪凱璇再次來電,吳心怡迅速接聽,喜樂:「嗨!今晚……」
「啊---我不行耶!」洪凱璇像老早就知道會說什麼。
吳心怡別別嘴抱怨:「為什麼不行,又沒胃口哦!」
洪凱璇輕笑:「不是啦!我剛先吃了東西,不餓了。」
「哦!」吳心怡哪還有什麼怨言,倒是有些放心。
洪凱璇神秘口吻:「跟妳說哦!」
「什麼?」
「琳達又寄信給我了耶!」
「是嗎?寫什麼寫什麼?」吳心怡明知故問。
洪凱璇輕笑:「她做了一首曲子,好像是她自已彈的。」
「曲子哦---」吳心怡佯裝不感興趣。
洪凱璇聳聳肩一派輕鬆:「滿好聽的,我剛有傳給妳,要聽哦!」
「好。」吳心怡會心一笑,加把勁:「吃過了,還是出來嘛!大家都很想妳。」
「下次吧!我累了,想睡。」
吳心怡點點頭:「那妳早點休息,好好睡一覺。」
「嗯,BYE,要聽哦!放給大家聽哦!」
吳心怡哈哈大笑結束通話。

Line通訊軟體群組鬧轟轟,吳心怡整天看下來心情大好,完全已讀不回,實際上也不那麼需要她回,所有朋友都知道吳心怡這號神秘粉絲終於現身了,而效果之好讓洪凱璇已然走出陰霾與大家互動,大家抓緊時機大肆、放肆、瘋狂調侃,還嚷吵要洪凱璇帶出來帶出來帶出來啦!洪凱璇心情大好,非旦沒有反感、生氣、不悅,還和所有姊妹嘻鬧哈啦聊一整天甚至到第二天都熱烙的勒!
吳心怡真心懷疑:「妳們有沒有在上班啦!」
馬上,是的,馬上。手機震動到手都麻了,所有人理直氣壯、理所當然表示在上班,很乖很認真超級努力賺錢,吳心怡哈哈大笑,晚上洗完澡立刻加入行列,大聊特聊,畢竟這等光景,已經有一個多月不曾出現,隨洪凱璇文字、情緒,心情惑然開朗,滿滿笑容止也止不住,連第二天開會想到時還忍不住發笑。
群組之外,吳心怡個人訊息也不少,畢竟所有好姊妹都知道或是說老早發現吳心怡的心意,就洪凱璇沒發現,大家加油打氣,要吳心怡加把勁,強抱過來親下去就對了,吳心怡自然窩心開心,再次拿筆,思前想後寫信。
大家的心思吳心怡也很清楚,郭雅婷是不定時炸彈,何時出現沒人知道,到底永遠消失了嗎?更沒人知道,而吳心怡可是能完全不受勾引誘惑,還惡狠狠教訓過郭雅婷。吳心怡心裡只有那麼一個人,而且永遠站在洪凱璇這邊。
要說洪凱璇下一段戀情是別人,大家難免要捏一把冷汗,擔心害怕一樣的事再次上演,郭雅婷技倆和招數,她們已經略知一二,可別人不知道啊!那人如果是吳心怡,何止不用擔心、不用害怕,就像吃了定心丸!所有人都表示能放心將洪凱璇交到吳心怡手上,吳心怡嘆氣趴伏,想起與洪凱璇認識沒多久的時光。
相識洪凱璇是那段時間最美好的事,吳心怡在很短的時間就發現對洪凱璇一見鐘情,更是很快又很深的陷入愛戀,連自已也嚇得不知所措,當然不是沒有想過告白,畢竟大家都是同性戀,不無可能對吧!但一次同床共枕聊到天亮,當時常常如此,就像一見如故的好朋友,真的一下子感情就很好了,而且無話不談。
朋友間會聊到的自然也聊了,當時大聊特聊會喜歡的對象、條件和喜好,洪凱璇說的可不少啊!一整個高標準就算了,還轉頭微笑:「妳放心,我不會喜歡妳的,妳不是我的菜。」
一年一年過去了,吳心怡一直到現在還忘懷不了,那就像晴天霹靂,直接霹散她的心,當場魂飛魄散而且永不超生。

歡樂聚餐日,大家全然吃開、喝開更聊開,洪凱璇的出現讓所有人大快人心,出餐廳還續攤夜店喝酒跳舞,整晚話題繞著琳達打轉,吳心怡難免不好意思,粉粉回避投射過來的炙熱目光,琳達的神秘讓洪凱璇有高度興趣,還不停猜想,當然大家也全心投入,跟著猜、跟著想、跟著說,讓吳心怡吃驚的是洪凱璇竟然連續猜中好幾項,就像對琳達了若指掌。像是在校肯定是書呆子,成續不錯但在團體沒有很活耀,談過的戀愛一定少之又少,這幾點讓吳心怡尷尬極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夜深人靜大街,眾人歡樂無比,搖搖晃晃,洪凱璇期待:「我有直覺,明天琳達會再寄信給我。」
吳心怡嚇一跳面面相覷,所有人投射目光,滿是疑問、詢問,好奇想知道,緩緩搖頭有些尷尬:「妳怎麼知道?」
洪凱璇聳聳肩微笑:「就是有這種感覺啊!」
「哦!」吳心怡鼓起臉頰,有些無奈,洪凱璇一口氣招三台計程車,吳心怡上前揮手道晚安,與洪凱璇、范佳樺坐進最後一台車。
「我今天很開心。」洪凱璇深深擁抱,目送下進屋,關門幾秒又大開,大聲喧嘩揮手:「BYE!」
計程車向前行駛,吳心怡、范佳樺探頭揮手要求快進去,洪凱璇搖搖晃晃瞬間往後撞門,吳心怡驚呼,洪凱璇順利進屋,吳心怡輕撫胸口鬆一口氣,范佳樺閉眼倚靠椅背,拉動:「妳寫了嗎?」
吳心怡向後攤靠:「沒有啊!」
「那怎麼辦?」范佳樺有氣無力隨時會睡著。
吳心怡摸額嘆氣:「我不知道,明天真的不行,還要準備下次報告。」
范佳樺勉強睜眼:「妳捨得讓她失望嗎?」
吳心怡低頭不語,洪凱璇確實滿心期待,真的很期待,范佳樺抿嘴:「我幫妳找寫手吧?」
吳心怡皺眉不確定,范佳樺聳聳肩:「工作要緊,就這次,我有個朋友,她想當作家一直都有在寫作,文筆不錯。」
「真的?」
范佳樺點點頭摸頭,隨後倒靠肩膀。

週六美好假期再加上昨晚吃吃喝喝還玩到深夜,吳心怡仍起一大早加緊趕工,可不想怠慢工作更不願意放棄任何表現機會。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直到中午才有喘氣時間,大呼一口氣隨意弄餐點,仍坐電腦前一邊做一邊吃,下午終於露出滿意笑容,三番兩次檢視查閱直到確認無誤,可以交差才鬆一口氣,高抬兩手往後倒靠,門鈴傳來。
吳心怡左顧右盼緩慢起身,由額頭往後撫過長髮,玄關前開門,洪凱璇大大笑容,吳心怡失笑挪移,大開歡迎,洪凱璇進門脫鞋,搔抓一頭亂髮:「沒睡好哦!」
吳心怡眨眼摸頭:「起來工作啊!」
「哦!」洪凱璇自顧自沙發前坐下。
吳心怡關門上前:「喝什麼?」
「來。」洪凱璇招招手,吳心怡好奇坐身邊,洪凱璇拿出信封,露齒大笑:「妳看吧!我的直覺很準的。」
吳心怡哈哈大笑,原來是來炫耀的啊!挪移坐靠:「怎麼樣,這次寫什麼?」
洪凱璇聳聳肩瞥一眼:「我還沒看,跟妳一起看。」
吳心怡點頭如搗蒜、滿心期待,范佳樺找的寫手會寫出什麼,洪凱璇愉快開信封,攤開信件,吳心怡探頭,瞬間瞪大雙眼,摀嘴驚呼。
信件出人意表充滿文字挑逗,盡是秀髮、嘴唇、身軀、肉體還有”想要”字眼,而且問一大堆問題,再自我幻想寫出一大堆答案,還想知道人家有什麼喜好有什麼感覺,這這這……吳心怡完全受不了摀面:「這這寫的是什麼啊!這……」
洪凱璇淡定:「妳沒看過這種的?」
吳心怡滿臉通紅、搖頭晃腦,這樣充滿文字挑情的內容,再加上這麼近距離,已經全身充滿感覺,連心都「噗通、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洪凱璇輕笑,遞看完的那一頁,吳心怡逃跑般往旁爬動,隨後攤躺沙發椅把緩緩呼吸,現在可是充滿慾望和衝動,有氣無力:「我看不下去,我看不下去了……」
洪凱璇眨眼,看完整行字,瞥過去:「為什麼?」
吳心怡揮手:「妳自已看吧!」
洪凱璇咬下唇瞇眼,挪移坐靠還靠得無比近:「我唸給妳聽。」
「不……不用了。」吳心怡驚慌失措,並沒有順利阻止,洪凱璇完全趴伏,湊耳輕聲細語唸,吳心怡真的要昏倒了,一會摀嘴一會摀眼最後猛烈推過去,可是明明說看不下去,卻阻止不了柔情聲音說著無敵露骨充滿曖昧挑情的字眼,這會還沒聽完已大肆哀號。
洪凱璇哈哈大笑,翻轉而過舒服躺枕身軀繼續唸,一點也沒有放過吳心怡的意思,畢竟如此反應過度,任誰都會想欺負一下。
好一會結束,吳心怡大大喘氣已經累個半死了。洪凱璇心滿意足收信,甚為享受這等時光,而且不如吳心怡這般排斥激動,平靜或是說愉悅結束。
洪凱璇側揹手提袋,笑個不停,抬腳狠踏臀部:「快去交女朋友啦!」
吳心怡哀怨無奈摸臀,洪凱璇微笑:「走嘍!今天跟我家人吃飯。」
吳心怡點點頭勉強坐起,追到玄關前摩拳擦掌:「信妳覺得怎麼樣?」
洪凱璇疑惑,吳心怡搔臉:「跟之前的好像不太一樣。」
洪凱璇翹嘴點頭認同:「是不一樣。」
吳心怡為難咧嘴,洪凱璇聳聳肩微笑:「偶爾刺激一下也不錯,又不是小孩子,永遠玩純情戲碼,那也太無聊了吧!」
吳心怡張嘴,洪凱璇勾撫下巴想想:「我發現一件事。」
吳心怡明顯前傾很多,好奇:「什麼?」
「琳達是……」
「是?」
洪凱璇挑情眨右眼:「悶騷的人。」
吳心怡瞬間被電到,定身動彈不得。
「bye!」洪凱璇揮手開門出去,吳心怡抱頭蹲下大喊大叫,好一會攤坐地板。
吳心怡躺床無病呻吟,連續翻轉,圈狀劃撫喃喃自語:「我悶騷嗎?我真的悶騷嗎?」
吳心怡怎麼樣也不確定,更不知道是好還不好,翻滾兩圈,Line通訊軟體一個一個發問,結果得到的答案清一色:「是的,妳很悶騷。」
吳心怡快速爬坐,坐靠床邊櫃,不停追問這樣好還是不好,洪凱璇會喜歡悶騷的人嗎?
這一聊直到天黑,吳心怡踏輕快步泛出外覓食或是說彈彈跳跳,不時微笑轉圈圈,竟然沒有得到什麼不好的答案,畢竟大家也都問洪凱璇今天的反應,沒有反感、不舒服、討厭或氣憤,那就是好事嘍!吳心怡又多一層自我認知,原來我悶騷啊!

 

創作者介紹

女同性愛小說

天際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